加油中国首页 | 手机客户端下载 | 搜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天津

[切换城市]

扫描二维码可关注
加油中国官方微信

围棋历史故事:南北朝对峙期间的“围棋外交”

时间:2015-01-08 11:16:19 浏览:4520次 作者:新浪体育

   

  你更爱下围棋,还是听驴叫?

  把这个问题抛给西晋才子王济,会让他纠结死,这两样今人看来风马牛不相及,完全没法往一块儿撮的爱好,都是他一生所嗜。

  王济倒也不孤单,东汉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,也是雅好围棋,更好驴鸣。王粲死后,曹丕曾带领一帮王粲的生前好友集体学驴叫为其送行。王济死后,他的粉丝孙楚也在灵前学驴叫,学得太逼真,惹得宾客哄堂大笑,孙楚还很不高兴。

  虽然荒诞不经,但这就是魏晋南北朝文人的个性。建功立业太难,朝不保夕,不如及时纵欲享乐,弹琴下棋。何况当时,愈出格,反倒愈显得棋高一着。

  两晋和南北朝,社会政治混乱,战乱不休,但人的思维却空前活跃,个性获得极大解放,涌现出了无数以不干正事为荣、追求清虚生活的特立独行之人。围棋,也成为与诗书并列的一种才艺,上至帝王将相,下至平头百姓,都乐在其中。“汉魏明贤,高品间出。晋宋盛士,逸思争流。”梁朝沈约的《棋品序》,是这一时期围棋盛况的真实写照。

  隐居河南辉县、修武一带的“竹林七贤”,喜好清谈,不拘礼制,也都很喜欢下围棋。《晋书·阮籍传》上说,阮籍母亲死的时候,他正与人对弈,棋摊儿没有一哄而散,对手表示可以暂缓一下,待阮籍料理完老母后事再继续,阮籍却不同意,坚持下到底。“七贤”之一的王戎身上也发生了同样的事,在任豫州刺史时,母亲死了,他仍在家中看别人下棋。

  阮籍和王戎都以“性至孝”知名,所以此种行为常人无法理解。仅仅用不拘礼制来解释恐怕不够,或许,两人是需要一个心理缓冲时间来接受悲痛的事实。电影《天下无贼》结尾,刘若英听说刘德华已死,没掉眼泪,没说一句话,只是狠狠地把手里的烙馍卷京酱肉丝一口一口吃掉。阮、王二人怕也是拿手头的棋局缓神儿,但缓过了神儿,该哭还是要哭的。所以,《晋书·阮籍传》中说,一局终了,阮籍一口气喝下二斗酒,放声悲号,吐血数升。而王戎在棋局结束后,“容貌毁悴,杖然后起”,像木头人一样。

  这段时间,真正对围棋贡献最大的正是这帮放浪形骸的文人,他们已经不再把围棋看做决赌胜负的舞台,而更看重围棋的修身养性,这当然进一步提高了围棋的品位与境界。有个典故叫做“裴遐雅量”,说名士裴遐对弈时有人敬酒,他没顾上立即喝,把酒搁在一边,被敬酒者误解而遭推搡,他从地上爬起来又坐回棋桌,“颜色不变,复棋如故”,难怪《世说新语》要把他编入“雅量篇”。

  如果说文人是魏晋南北朝时围棋的群众基础,那么,帝王则是围棋的形象代言人。这段时间,晋武帝、宋文帝、齐高帝、梁武帝都是个中好手,围棋也在南北对立期间的政治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  孙皓洛阳观棋发幽愤

  西晋的开国皇帝、温县人司马炎是个围棋迷。据《晋书·杜预传》记载,一天,晋武帝正跟秘书丞张华,就是在《博物志》里探讨围棋起源的那位才子,在洛阳的宫殿里下围棋,老将军杜预奏请讨伐吴国的表章送来,请求皇帝确定伐吴的日期。司马炎下棋正在兴头上,随口而出:“明年。”

  如果真是“明年”,那真是一盘棋改变历史,西晋统一中国的进程怕要往后推了。这时候,局中人张华却异常清醒,突然站了起来,把棋盘推到一边,说:“陛下圣明神武,国富兵强,吴主荒淫骄虐,诛杀贤能,当令讨之,可不劳而定!”司马炎听了张华的话,缓过神来,立即下令择吉日出兵。公元280年,晋发兵20万,只用三个月就灭了吴国,俘虏了吴主孙皓。

  天下统一后,在短暂的太康10年间,晋朝社会出现了一片繁荣的景象,号称“太康之治”。司马炎更加笃好围棋,常跟自己的女婿、那位爱听驴叫的王济(字武子)对弈,在著名的棋谱《忘忧清乐集》中,就保存有一局“晋武帝王武子弈棋谱”。有一次,他还命令孙皓在旁边观战。

  吴国是三国之中围棋氛围最浓的,孙皓的伯公孙策尤爱围棋,所以孙皓的棋力应该不差,司马炎叫他来看棋,恐怕炫耀的成分居多——瞧我能武能文。但孙皓观棋的心情不会好,他在吴国为政严酷,常挖人眼,剥人脸皮,是说一不二的狠角色,如今却在洛阳看人眼色。

  《晋书·王济传》记载,司马炎正跟王济对弈,突然问起孙皓为什么要剥人皮。孙皓看见王济把脚伸到了棋盘底下,便故意挖苦说:“对君主无礼的人就要被剥皮。”史书上没有记载司马炎和王济的反应,而孙皓这句,算是对软禁生活的小小发泄。被俘虏四年之后,郁郁寡欢的他死在了洛阳。

  一次代表南北方的高手对决

  运动是不分国界的,今有乒乓外交、篮球外交,在围棋风行的南北朝,亦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“围棋外交”。

  当时,魏孝文帝元宏很想统一中国,便派散骑常侍李彪出使南齐,一探虚实。李彪是顿丘卫国(在今濮阳境内)人,名字就是元宏赐的,深得皇帝信任,但元宏选他去,还因为他的另一个身份——魏国有名的围棋高手。元宏一生仰慕汉文化,而围棋流行的南朝一直以中华正朔自居,所以,他有心要在围棋上跟南朝斗一斗。

  依据《魏书·蒋少游传》的记载,李彪去南齐时,又特意带了北魏有名的棋童,洛阳第一高手范宁儿同往。最终,与南朝高手对决的重任,就落在了这个孩子身上。

  南齐这边,皇帝是齐武帝萧赜(zé),乃父齐高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亲自撰写围棋书的皇帝,有《齐高棋图》二卷问世,棋力与当时位列二品的褚思庄差不多。所以,萧家是有围棋基因的。萧赜更知道,这几位北方棋手来者不善,不可轻视,他把接待任务交给了江南名手王抗。

    这场国际对抗赛的胜败,直接关乎南北两朝的荣辱,比赛现场,观者甚众。王抗的棋力是时人有目共睹的,《南齐·萧惠基传》中记载,他的棋力是“第一品”,特点是“神速”,注重布局。范宁儿是什么棋风不得而知,根据史载,两人只下了一局,结果,王抗竟然爆冷告负。

  一时间,北朝人扬眉吐气,而南朝人震惊无比。

  一局比赛的结果有一定的偶然性,因此,对范宁儿与王抗究竟谁厉害,后世说法不一。明代王世贞在《弈问》中认为,王抗可能是轻敌了,“宁儿以有心待王抗,而抗以无心待宁儿”,所以范宁儿赢了,这不过是一盘棋而已,究竟谁高谁低,尚不可定。

  再者,王抗从刘宋时期就名扬天下,此时已五六十岁,精力不济,面对敌国年轻黑马,主场作战,压力山大,输棋也情有可原。

  据说,这一胜利让元宏龙颜大悦,带队教练李彪班师回朝后不久,就升迁做了秘书丞。以后的九年,北魏六次遣使南齐,范宁儿均随同前来。但在后来的六次对抗中战况如何,史上并无记录。

评论

称呼:
验 证 码:
内容: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京ICP证09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239号 京ICP备 10042630号 京网文【2011】0569-187号

客服电话 400-065-2018   QQ: 有问题请联系我    邮箱:xuxq@chinago.cn

Copyright ® 2008-2014